阅读历史

第001章 林伊

作品:星际极乐园|作者:沐水游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19-07-12 01:54:24|下载:星际极乐园TXT下载
  林伊站在吧台里面,将手里的调酒器玩得花样迭出,炫目的灯光下,卡酒,回瓶,马天尼杯口腾起一团蓝色火焰。她将酒杯推到老杜面前时,那火焰慢慢收拢,化作一点蓝,沉入杯心,再一点一点泛出碎碎金芒,宛若宇宙中永恒的星光。

  这是她新调的鸡尾酒,取名“星爵”。

  林伊刚满十七,没有监护人,照规定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在环星城打工的,是老杜介绍,她才进了这里当临时调酒师。环星的待遇不错,常有客人给小费,并且这里是各种消息的流通地,也是自然人,智能机器人,基因改造人混杂的地方,有利于她快速了解这个世界,林伊对此很满意。

  唯一不满的是,老杜自介绍她进环星后,每次来环星喝酒,都记到她账上。于是林伊每个月,得有小半个月的工资要喝进老杜的肚子,只是不满归不满,这账林伊还是都给买了,并且老杜下次过来,她照样给老杜调一杯“星爵”。

  因为她知道,老杜能喝的时间已不多。

  一个基因出现问题,又没有财力去买特效药来缓解痛苦的人,只能靠酒精来麻痹身体,并且这样的日子,也已所剩无几。

  林伊以前也叫林伊,她天生异眼,能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东西。世上的一切在她眼里,都能用各种不同的符纹代表,所以她继承了家里的祖传手艺,专门给人画符做法。她的业务能力很好,许多权贵都是她的常客,祖父还把家传符石传到她手里。可惜她运气不好,一次出国旅游,竟碰到了飞机失事。

  灾难来临的那一刻是什么样的情形,她已经记不清了,她只知道临死的那一瞬,魂魄被吸入了家传符石里,然后符石带着她遨游星际。

  这说起来似乎很牛逼。

  但对林伊来说,那却是她最不愿回想的一段经历。

  因为七万年!

  她在无边无际,深幽可怖的宇宙,渡过了七万年。

  那种孤独感,没有着落点,没有尽头,比死亡还要可怕千万倍。

  那段旅程,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感知时间的,进入星空的那一瞬,时间好像就自然生成在她的意识里,而她被困在符石里。

  七万年,她的意识几乎都是清醒的,她想沉睡,想消散,想彻底的死去,但这都不受她控制。她被动地清醒着,被动地跟着符石挨过漫长得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时光之海。也被动地看到了宇宙深处无数驳杂的,无比恐怖的能量,看到它们相互碰撞,相互吞噬,相互交织成各种繁复的符纹。

  而她虽是清醒的,但又不同于生命体活着时候的清醒,她似乎不太能思考,甚至生前的记忆,以及那些爱与恨,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模糊,她被动地接受着这场星际旅行中遇到的一切,被动地承受着那些力量对她的精神和意识,进行一次又一次地蹂躏。

  最后,她终于等到一次巨大的能量碰撞,才使得她的意识陷入黑暗。

  待她再次醒来,符石已经消失,她落到了一个同样生活着人类的陌生星球,重活在一个同样叫林伊的女孩身上。异眼的能力依旧跟随她,并且因为穿越了星际,见过宇宙深处无穷无尽的能量符纹,她的眼力比以前更加强大。

  所以在这里,她看到了比以前更多,更加繁复的符纹。也是来到这里后,她才知道她所看到的符纹,已经有了科学的解释。那是源能的具象体现,科学家称之为源纹,也称之为规则纹。

  这颗星球上也有一部分人,和她拥有类似的能力,他们大多是通过编辑基因,或是继承了超强基因,五感得到进化的幸运儿。不过他们并不似林伊那样,能清楚地看到源纹,他们只是能感知到源能场,并随着感应力的强大,能描绘刻写出源纹。

  也是基于此,源技术成为了一门新学科。

  据《威星权威科学》的解释,源能不同于任何能源,源能是随宇宙的诞生而诞生的最初能量,最稳定,最安全,最包容,也最多变。源能包含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力,和所有能量元素,理论上源能拥有无限循环,永不枯竭的特性。源能如果使用恰当,理论上可以修复所有病变的生物体,甚至可以让机甲战舰自行进化升级。

  现在的威星,智能机器人早已普及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,而在那星空之上,基于源技术,人类开发了两个新星球,设计出超大型的生态循环系统,那里生活着二十亿人口,新星之外,还有无比庞大的星空军事基地。

  目前这些科技设备,军事设备,越是高精尖的,就离不开源能的支持。

  除此外,还有生物科技,也因加入了源技术,而有了飞跃式的突破。

  两百多年前,整个人类社会,曾陷入过一场编辑和强化基因的变态狂欢中。

  然而不过短短五十年,人类基因改造技术,使得阶级落差变成了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,人生而不平等被明明白白地刻进了基因里。于是不可避免的,愤懑,怨恨,绝望等负面情绪也因此滋生,快速蔓延。接着,一部分编辑修改过基因的人,突然出现各种怪异的基因病,并且恐慌之下,选择再次编辑强化基因。可这样的做法,却导致基因病变成了一颗无法根除的毒瘤,在人类这个物种中深深扎根下去。

  于是社会危机爆发,心怀不轨者伺机挑起战争,战火很快蔓延,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。

  战争持续了十二年,文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。

  最后三颗星球的政权建立了联盟,合力平息了战争,随后颁布了一系列新律法,其中“人为编辑强化人类基因”从此被禁止,源技术在生物科学这一领域,设了非常严格的审核制度。

  社会重新恢复秩序,战争的痕迹慢慢被时间刷洗殆尽,两百年后的今天,科技已不知更新换代了多少次,并且在完整的法制体系下,世界出现从未有的繁荣稳定。

  但是基因病并没有因为战争的消失,而被治愈。

  如今,能穿越空间的源点,几乎像公交车站一样普通了,两个星球间的距离,甚至可以缩短到以小时为单位,但基因病这个医学难题,却依旧不见有明显突破。

  基因病,延顺血脉,被遗传了下来。

  人类,终究是无可避免地,被分成了三六九等,即便法律上严令禁止这样的划分,却也抹杀不了这个事实。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社会阶层的划分,已然趋于稳定。

  最简单的选择,一个公司挑选面试者时,两位候选人的学历和能力相等,或者其中一位的学历和能力更高一些,但如果能力和学历更好的那位,是个基因病患者不带传染性,面试官绝也不会选择他。

  后来,他们这些患有基因病的人,还被贴上了一个特定的标签——基因失败者。

  老杜就是其中一个,基因失败者。

  一个人的生命信息,在林伊眼里,全都写在他的生命源能所显现出来的源纹里,这也是为什么,林伊知道老杜没剩下多长时间了。

  在林伊第一次看到老杜时,他的生命源纹已几乎全部断裂。

  所以老杜还不到五十就已老态毕现,最明显的是那头花白的头发,和两条深深的法令纹。这里的人均寿命是150岁,超过两百岁的人不在少数,所以很多五六十岁的人,看起来和二十多岁差不多。

  环星城一楼的主管,表面看起来也就三十左右,但实际上他已经七十多岁了。并且他这三十左右的相貌,到一百岁都不会有多大的改变。这就是他的父辈成功强化基因,且并没有出现基因病,而他也顺利遗传了他父辈的超级基因后,最显著的效果——寿命延长,青春也随之延长。

  而像他们这种人,也有一个特定的标签——超级基因携带者。

  如往常一般,老杜拿起那杯酒,咕咚咕咚几下就干了,然后将酒杯往前一搁。林伊看得出老杜今天心情很不好,便什么都没说,又给老杜调了一杯“星爵”。

  连着喝了三杯后,老杜才摆摆手,问了一句:“你真要去考三江源学院?”

  林伊点头:“是。”

  老杜抬起眼:“源学院不是那么容易考的,再说,就算考进去了也没用,你的问题……”然而老杜说到这,却停下了,似有些不忍打击她。

  基因失败,是每个失败者心里最深的痛,没有人愿意被人点出来,更何况才十几岁的小姑娘,她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始呢,就已经被写上了失败。

  他们这些基因失败者的寿命,注定会比别人短,体质注定会比别人差,对问题的接受能力和解决能力,还有心理承受能力,通通都比别人差,并且这个差距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加倍。

  是的,林伊也是一位基因失败者。

  并且据诊断,她和老杜一样,都是基因病1型患者。

  基因病分1,2,3三个等级。1型基因病表现为提前衰老,寿命短,免疫力低,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都比不上一般人,有的甚至连智力都难以达到正常水平。

  2型基因病除了具有1型的特征外,还往往会发生各种怪异的病症,并伴有极大的痛苦,很多人常因难以忍受那样的痛苦,而提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  3型基因病包括了1型和2型的特征,并且具有传染性,所有被诊断为3型基因病的患者,一旦确诊,就会马上被强制隔离,直至他生命结束。

  所以,林伊和老杜只是1型基因病患者,也可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  不过在林伊眼里,她的生命源纹虽一样不完整,但却不是像老杜那样是断裂的,而是将近百分之十的部分,是缺失的。她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,她只是直觉,如果不把这些缺失的部分上的话,她随时都有可能猝死!

  挨过了七万年,才终于换得一次重生,她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活下去。

  所以林伊道:“总得试试。”

  老杜不由打量了她一眼。

  林伊比一般女孩高许多,并且瘦,四肢修长,脸蛋小,鼻梁挺直,留着短发,只是刘海有点长了,压住她微微上扬的眼角,弱化了她淡漠的眼神,也因此,往往容易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帅气的少年。

  “试试,试试……”老杜自言自语地嘟囔了几下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他像林伊这般大的时候,也曾满怀希望地去试过。可最终他发现,再纯粹的源能,也不过是将他的寿命延长一些,将痛苦减轻一些罢了,并且就为了这么一点点的改善,他每年都要付出巨额星币。

  联盟政府用了两百年,都无法根除这个问题,基因病,是人类为自己的狂妄和贪婪,付出的惨痛代价。

  对他们这种失败者来说,这操蛋的命运,从一开始就已经写好了结局,无一例外。

  他见过太多基因失败者了,不管曾经有多大的志向,最后都没能改写命运。有的人干脆破罐子破摔,整天醉生梦死,然后走上犯罪道路。那些人还没等身体变差,就死于各种意外,林伊的父母就是被那些意外牵连到的受害者。

  林伊现在才十七岁,但老杜已经可以预见她的一生,她将和他一样,生命短暂、满心不甘,却最终,对这一切都无能为力。

  林伊去招呼别的客人,老杜上身斜靠在吧台上,眼皮耷拉着,看起来很颓废。林伊给别的客人调好鸡尾酒后,往老杜这看了一眼,就走过来给他倒了杯冰水:“早点回去,别每天都醉倒在路边,我下班后还得去捡你。”

  老杜看着林伊年轻的脸庞,忽然问:“学费你准备好了吗?”

  林伊道:“星币存够了,还差一块考试源石。”

  源学院的门槛很高,所有报考的学生,除了要交高额的报名费外,还必须自己准备一块考试用的源石。但只要考进去了,并顺利拿到毕业证的话,就会有大把公司出高薪聘请他们。若是能力再强一些,考到源师的授章,那前途更是一片光明,未来的人生,享受到的都是明星待遇。

  如果一个基因病患者能从源学院顺利毕业的话,即便他不能改变自己失败的基因,但至少他这一生,也可以过得好一些。

  所以无论源学院的门槛有多高,入学率有多低,报考的人还是年年爆满。并且每年招生之前,源学院外面的补习班就像雨后春笋一样,蹭蹭蹭地冒出来,每个补习班还都打出“考不上全额退款”的广告。

  老杜拿起那杯冰水猛灌了一大口,脑子被冻得清醒了些,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扔给林伊:“下班后来找我。”

 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。

  林伊摊开手心一看,老杜给她扔过来的,是一块源石,石芯隐隐透出幽冷又迷人的光,那些光在她眼里交织成不停变幻的玄奥图案。

  ——***——

  新书来了~百度一下“星际极乐园杰众文学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